鲁迅先生与校对

浏览数:120

中国现代很多著名作家都曾亲身参与过校对工作.有的还在这方面有过不小的成果,但是,参与校对工作最多、对校对工作奉献最大、事迹最感人的还是要数鲁迅先生。

第一,鲁迅强调校对工作的重要性,他觉得校对和创作的义务是一样严重的。在鲁迅看来,假如校对质量好,能够促进作品的传播。假如校对质量差,就会错得大差其远有时几乎有天渊之别而影响文章的质量。

正是从这个角度动身,鲁迅特别注重校对工作。可以这么说,鲁迅把图书的校对质量作为权衡图书质量好坏的重要规范。他在《三闲书屋校印书籍》的广告词中,把虚心绍介老实译作重金礼聘校对老手决不偷工减料作为优秀图书的三个规范,加以广告宣传。在编辑和校对两个环节,鲁迅更为注重校对。他在讲解他的三部译作(《消灭》《铁流》《士敏土之图》)时说:编辑并无名人挂名,校印却请老手入手。(《三闲书屋印行文艺书籍》)在这里.鲁迅并不是轻视编辑工作,而是更突出地强调校对工作的重要性。

鲁迅注重校对工作详细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重要稿件亲身校对、亲身把关。依据鲁迅逝世后亲友们的回想和鲁迅日记、书信中的记载,鲁迅本人的作品大多是他本人二校的,有的作品还校对数次。比方说,关于《新俄小说家二十人集》(包括《竖琴》和《一天的工作》上、下两部)的编辑、校对问题,鲁迅就屡次写信,说明本人对校对的态度。1932116日,鲁迅写信给郑伯奇说:《竖琴》已校毕,今奉上,其中错误太多,矫正之后,最好再给我看一遍(但必需连此次校稿,一同掷下)。”193318日,鲁迅又写信给赵家璧说:《一天的工作》已校毕,今送上,但因错字尚多,故须再校一次。矫正之后,希并此次送上之校稿,一并交下为荷。为了一部书的校对问题,鲁迅一再写信,并且交代甚详,这从一方面体现了鲁迅工作上一丝不苟、专注严谨的态度和精神,另一方面也证明了鲁迅对校对工作的极端注重。 

鲁迅注重校对工作的另一个方面就是作出示范。督促身边的人搞好校对工作。一个人的时间和精神是有限的。为了提升校对质量,鲁迅除了本人亲身参与校对以外,就是尽力发起身边的人注重和参与校对工作。鲁迅非常注重以身作则。他有时直接向文学青年们传授经历。如李霁野在《回想鲁迅先生·未名社》中说:先生的译著印行时,总亲身校阅,也有些小经历喜欢向我们述说。例如莫使一行顶上的一格排无所属的标点符号,便是其中之一。他有时作出示范,让文学青年仿照实行。如尚钺在《思念鲁迅先生》中回想道:我答着他。一面翻开校样来看,发现头一篇便是我的,而第一页曾经校对完了。他又接着和我说:这一页我曾经校对过,你没校对过吧?有错误就照着这张样子改。’”鲁迅经过这样的以身作则,使文学青年们明白了校对工作的重要性。正是在鲁迅的亲身参与和带动下,《语丝》《奔腾》《译文》以及《未名丛刊》《奴隶丛书》等书刊,都因其内容深入、校对质量好而得到读者的喜爱,从而在中国现代文学的园地里享有了一席之地,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第二,鲁迅主张校对时一定要严厉地查对原稿,而特别反对校对者按本人的了解作恣意的改动。鲁迅先生在《望勿纠正》一文中明白提出:我因而想到一种请求。就是印书本是美事,但若本人于意义不甚了然时,不可便以为是错的,而奋然加以纠正,不如过而存之,或者倒是并不错。他之所以这样以为是由于当时校对团队的情况非常令人担忧。鲁迅先生在1935528日给黄源的信中说:“‘校对实是一个问题,普通是只需校者本人觉得看得懂,就不看原稿的,所以有时候,译者想了许多时间,这才决议了的字,会错得大差其远,使那时的苦心运营,反而成为多事。193693日给沈雁冰的信中,鲁迅先生又说:但我们是对原稿的,因而发见印刷局的校员,可怕之至,他于觉得错误处,大抵以意改令通畅,并不查对原稿,所以有时几乎有天渊之别。大抵一切校员,无不如此,所以倘是紧要的书,真令人寒心。正由于当时校对人员的素质非常低下,而校对的质量又非抓不可,所以,鲁迅先生不得不放弃本人的一些创作时间,而在校对上花上一些经历。他声称:我以为凡有稿子,最好是译作者本人看一遍。(鲁迅:《致黄源》)鲁迅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实行的。 

鲁迅不得不走的校对之路是由环境酿成的。也是他那种凡事认真的性格使然。在这里。我们为鲁迅先生不能应用这些时间更多地从事创作而可惜,同时也为他那种为他人而牺牲自身的黄牛精神而折服。

第三,鲁迅强调校对工作必需尽职尽责、认真,必需养成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鲁迅先生本人对校对工作是极端严谨的,他的这种工作态度给人留下了深切的印象。陈学昭在《回想鲁迅先生》中说:就在这年秋冬之交,《语丝》这个刊物办起来了,发的稿子仿佛都经鲁迅先生看过,但编的人不是他。他关于这个刊物的印刷、校阅,都很认真。他本人的文章,二校都由他亲身校对。许广平在《鲁迅先生怎样看待写作和编辑工作》中同样记载了鲁迅先生认真担任参与校对工作的状况:鲁迅常常亲身做校对工作。校对中,遇到一行的顶头有标点,他都认真地划到每行的末尾;一张校样,正面看看,还要倒过来看看,这样,字排得正不正,排行是不是倾斜。就很容易发现了。他校阅的稿件,天地头要排得整齐划一,哪里空得多,哪里显得挤,哪里参差不齐,他都在样子上做出记号,有时用尺划一条直线,以惹起排字工友的留意。……他在编辑工作中,只需有可能,编排校的工作总是本人亲身来做的,用尽职尽责的态度看待读者。 

第四,鲁迅先生在校对工作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的校对生活是和他的创作生活、编辑生活共存亡的。就是说,他一走上文学道路就有了校对生活。依据鲁迅自己的书信日记和其别人的回想文章来看,鲁迅的作品大多是由他自己亲身校对或通读清样的。能够说,鲁迅在校对上下了极大的工夫。鲁迅先生不只校对本人的著作和文章,也校对他人的著作和文章。鲁迅在19261028日给许广平的信上就说:我这几年来,常想给他人出一点力,所以在北京时,拚命地做,遗忘吃饭,减少睡眠,吃了药来编辑,校对,作文。在这里,鲁迅把校对当成了他工作的三件大事之一。鲁迅在北京时期是如此,在上海时期亦是如此。郁达夫在《回想鲁迅》中也谈到鲁迅先生编辑、校对《奔腾》稿件的状况。他说:说到了实务,我又不得不想起我们合编的那一个杂志《奔腾》——名义上。虽则是我和他合编的刊物,但关于校对、集稿、算发稿费等琐碎的事务,全都是鲁迅一个人效的劳。  鲁迅先生不只参与本人编辑的刊物的校对工作,而且为了培育文学青年,有时以至挤出时间为他们改稿、校稿。川岛在《和鲁迅相处的日子·巨匠和园丁》中回想:有些青年还拿了译稿或者本人写的文章,请他去校、去改,他也从不推托的。假如白昼没有功夫校改,又怕搁的日子多了耽搁了他们,就在夜里来替他们校改,看稿子又看得极认真,翻书,查字典,以至稿子中的一个错别字都给矫正了;他喝着很浓的茶.不时的吸着纸烟,直到深夜不息。鲁迅这种牺牲本人、协助他人的品质是非常感人的。

鲁迅协助他人校对的另外一个感人事迹就是校对瞿秋白的《海上述林》。瞿秋白曾是中国共产党的著名指导人之一,并是鲁迅反文化围歼的战友。瞿秋白牺牲以后,鲁迅和茅盾将他的译作结集为《海上述林》出版,鲁迅担任了全书的校对工作。这时,鲁迅先生已身染重病.每天发烧不退。但他依然持之以恒地校对着。萧红在《回想鲁迅先生》一书中记载了鲁迅先生带病校对《海上述林》的感人情形:鲁迅先生的身体不大好,容易伤风,伤风之后,照常要陪客人。回信,校稿子。所以伤风之后总要拖下去一个月或半个月的。《海上述林》校样,1935年冬,l936年的春天,鲁迅先生不时的校着,几十万字的校样,要看三遍,而印刷所送校样来总足十页八页的,并不是通通一道的送来.所以鲁迅先生不时的被这样催索着,鲁迅先生竟说:看吧,一边陪你们说话,一边看校样的,眼睛能够看,耳朵能够听……”’

鲁迅先生就是这样,不时地与病魔抗争着,同时也在不时地工作着、校对着,直至他逝世前十几天.即1936930日。他才在日记上写道:上午校《海上述林》下卷毕。鲁迅先生终身校对的数量之大.在中国现代著名作家中堪称凤毛麟角。据统计,鲁迅先生本人著译及编刊的书籍、杂志,再加上替他人选定校订校刊的作品将近一百二十种,有的还校完一校再校三校,约计起来,总不下两三千万字。(臧克家:《学诗断想》)这个庞大的校对字数,既阐明了.鲁迅先生校对工作的锲而不舍,也阐明了鲁迅先生为校对工作下了极大的精力。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  以质量高,价格低,服务好的最佳结合,赢得客户的一致好评! 
专注我们所拥有的,而不是我们所缺少的。——2020.5.8

                                                                                                                                                                                              刘清帅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